魍魉叁叁~

yys半条腿出坑,目前蹲在jo圈

吊吊怎么这么可爱!!!!

【酒茨】告死鸟(中) 天神吞x恶魔茨

前文请戳 http://ni484sa23333.lofter.com/post/1d339b32_118c65c6

01.

连接生与死的地方名为镜湖,据说那里徘徊着最可怕的恶魔。

“那家伙长着蜥蜴的脑袋,狮子的利爪,蛇般的信子,眼珠子如同两个黄灿灿的大灯泡…”

“吹牛吧你!”小狐狸周围围着一圈如花似玉的姑娘。其中一个女孩嚷嚷道:“谁不知道你是胆子最小的,怎么可能亲眼见过那怪物?”

小狐狸急了,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小生听天神殿下说的!”

“殿下就更不可能啦!谁不知道他是个正经人,哪跟你一样。

“噗--”小狐狸差点被气笑了。外人都讲天神殿下睿智成熟,不过才十几岁便有了几分王者风范。但从小和他打交道的小狐狸却早就看透了,那个孩子淡漠外表下的顽劣。

论惹是生非,招蜂引蝶,他小狐狸自认甘拜下风。

“殿下要是正经人,那小生就大粪捏了翻倍吃!”

“噫-----”围观的女孩们起哄。刚才勇敢拆台的马尾姑娘又大声嚷嚷着:“我看不如咱们亲自去问问殿下,问问他到底有没有见过那个怪物。要是你骗人,你就…”

她嘻嘻一笑:“大粪捏了翻倍吃!”

“莹草!”小狐狸用眼神“招呼”了一下刚才挑事的女孩,龇着牙冲他冷笑:“好!小生答应你!不过你输了的话也要有惩罚。”

“说吧,想要我做什么?”

“嘿嘿,你要是输了的话,就要答应跟小生约会。”

女孩的脸颊慢慢发烫,浮现出几缕属于少女的羞涩,只见她粉嫩的小嘴轻柔地吐出几个字:“干你X,敢吃老娘的嫩豆腐!”

她举起毛茸茸的草球作势要打,被小狐狸嘻嘻哈哈的用扇子架开,而那张红扑扑的苹果脸始终热度未减。

“哦哦哦哦哦哦哦!”姑娘们更兴奋了,拍手叫好瞎起哄,样样不差,看得小狐狸浑身打哆嗦,暗暗腹讽她们八婆,不像人类姐姐那样温柔可人。在默念几遍“见怪不怪”后,他丢出一句话:“怎样,赌不赌?”

“...” 女孩微皱眉头,沉吟片刻后,突然咧嘴一笑:“赌!”

两人双手击掌,这就算是约定好了。

 

02.

阳光宜人岁月静好,少年那赤红的卷发在晨曦中熠熠生辉,微微勾起的嘴角几乎要硬生生勾走姑娘们的魂儿。连妖狐都不得不承认,要是天神殿下能做的表里如一,或者干脆不说话,那还真有几分慵懒淡然的出尘气质。

“殿下!”妖狐脏兮兮的爪子巴拉着天神的胳膊,扑倒在他的怀中大哭:“求您救救小生!”

少年抬起小脸,嫌恶地抽开手,那双深紫色的眸子淡定地撇了妖狐一眼,这才缓缓开口:“说。”

小狐狸声泪俱下:“他们要我叱屎!” 

他小声抽噎,背对着姑娘们冲天神挤眉弄眼,用只有两人间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嘀咕咕:“大哥这次全靠你了!待会你记得这么回答…”

“…” 天神斜撇他一眼,“好处呢?”

十分肉痛的想了想,妖狐咬牙切齿道:“三瓶神酒。”

“六瓶。”

“你不如弄死小生算了!” 妖狐险些惊叫出声:“那玩意一瓶就得花三枚宝石去交换!”

“那你等着吃屎吧。” 天神不依不饶,眼底浮现出一丝戏虐:“活该你嘴欠,正好去治一治。”

“酒吞!小生平时待你不薄啊!你上次摔碎了八岐的御魂,还是我帮你背的黑锅!”

“亲兄弟明算账,一码归一码。”

“靠!”气急败坏地爆了声粗口,妖狐哼哼唧唧地比了个手势:“算你厉害,成交。”

快速交头接耳一番,天神眯着明紫色的眸子,表情睿智而淡定:“就那个恶魔呀?本大爷见过。”

“长什么样呢?”姑娘们不好糊弄,非要问出个所以然。

“嗯,大概就是,蜥蜴的脑袋,狮子的利爪,蛇般的信子,眼珠子如同两个血红血红的大灯泡…”

“殿下…”妖狐扯扯酒吞的衣角,小声道:“眼珠子是金色的…”

酒吞瞥了他一眼,这才慢声说:“哦,那就是金色的吧,本大爷记错了。”

妖狐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恨不得刨出个地缝钻进去,而那群不知死活的姑娘们还在叽叽喳喳没完没了,原本清脆悦耳的笑声也泛滥着一股米田共味。待酒吞好不容易打发走这群八婆,他擦擦额头的冷汗,几乎去了半条命。

“总算滚蛋了!你说小生泡个妹子容易吗?”

他见酒吞戏虐又好笑的表情,忍不住一番骂骂咧咧地控诉:“笑?!你丫还有脸笑!小生差点都被玩死了!”说到伤心之处,甚至又挤出几滴眼泪:“嘤嘤嘤,这里就没有温柔可人的妹子吗?怎么个个都如此彪悍,简直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对了,你也不是好东西,丫的趁火打劫…”

“你见过恶魔吗?” 沉吟片刻,酒吞突然开口。

“啊?” 妖狐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有点蒙,半晌才气哼哼回答:“不要转移话题,小生觉得咱们的友情遇到了危机!”

“别啰嗦,直接回答。” 他不耐烦地摆摆手,打断小狐狸的絮絮叨叨。

妖狐有些悻悻地耸耸肩:“怎么可能见过?”

“本大爷见过,” 酒吞神秘一笑,“其实吧,长得还不错。”

没那么恐怖,小鼻子小脸,眼睛大大的,甚至有几分可爱…

瞠目结舌半天,妖狐想了想,郑重其事道:“殿下,我跟你说个事…”

他凑近酒吞的耳边,轻声慢语,一字一句说:“其实吧,小生是恶魔派来的间谍。”

“你觉得本大爷会信你?” 呆愣片刻,天神从嗓子眼里发出“呵呵”两字。“你要是间谍,那本大爷只能说,赶快辞职吧这职业不适合你。”

对于酒吞的嘲讽,妖狐并未反驳,而是笑得高深莫测:“你看看,有些话不经过思考就知道是假的了。”

酒吞送他两个白眼:“没骗你,我真见过。”

“呸,你耍小生也就罢了,莫要侮辱我的智商!” 

毕竟这世上的恶魔,已经所剩无几了。

 

 

03.

妖狐这么回答也在酒吞的意料之中,但天神并没有说谎。

在那些见不得光的地方,他目睹过同僚一次次将利剑刺入恶魔的心脏,眼睁睁看着那些怪物的血液将祭祀的衣袍染红,躯体在冰冷的地面挣扎,喉管发出不成语句的哀鸣,直到彻底断气。

有时候恶魔的数量太多,或者祭祀们纯粹觉得麻烦,他们就连剑都不用了,直接将恶魔俘虏的身体捆绑好,全部丢进岩浆。

祭祀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恶魔,男的女的,好的坏的,甚至连未成年的魔物都难以幸免。所有人都觉得杀死恶魔是天经地义的事,根本不需要犹豫,只有酒吞会感到奇怪。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些恶魔明明安分守己,他们又有什么罪?” 还是孩子的酒吞曾经如此问道。

那天,他们杀光了整座城池的恶魔,酱色的血水浸染泥土,弥散腐臭的腥味。天神看到一张张临死前绝望的脸,混合眼泪与憎恨。明明是正午,天神却感觉浑身发冷。他想尖叫,为某些无罪的灵魂控诉,而当时祭祀们正忙着排查漏网之鱼,他们找到了一些失去父母的恶魔婴儿,做了一连串又臭又长的祷告,再将婴儿们一个个掐死。

“难道连婴儿都有罪吗?”

没有人愿意回答,祭祀对一个孩子的幼稚话语更多的是赞美:“殿下,您真是太善良了!但是您千万不可以对恶魔仁慈,他们全部都是阴险狡诈的存在,应该统统处死。”

他不死心,又去问他的创造者—八岐。这个问题,甚至连八岐都觉得荒谬。

“因为这是人类的愿望。” 他只能这么回答酒吞:“我们是神,神应该满足信徒的心愿。”

“恶魔伤害过人类么?”

“有,但不是每一个,更多的只是领地纠纷。不过人类认为他们都是祸害,自然是全部消失比较好。”

因为是人类的愿望,所有恶魔都该死。

因为是人类的愿望,不可以对恶魔有仁慈之心。

因为是人类的愿望,神不能去违背。

“呵,” 酒吞发出意味不明的冷笑,眉眼间夹杂轻蔑和嘲讽:“那这么看来,人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用私欲,命令天神去做错误的事。”

“这样的人类,和恶魔也没什么区别。”

他至今都记得八岐送给他的一句预言。

“你会堕落的。” 他说:“你并不是安分的孩子,我看不透你的想法,却能知晓你的结局。”

堕落么?酒吞不置可否,只是从那天起,他开始拒绝协助祭祀屠杀恶魔,用酒精当借口推掉一系列狩猎活动。渐渐地,很多祭祀眼开始传言,他是被神酒麻痹的,懒惰颓废的,不算称职的神。

“殿下,已经有人类开始质疑您了!” 神官们急的抓耳挠腮:“这样下去,您会失去信徒的!”

“信徒?”酒吞听到了恶心又好笑的词语,忍不住失笑:“只有酒和月亮才能填满本大爷的内心,那些信徒算个屁?”

他有自己的衡量标准,不需要信徒去告诉他谁该死,谁无罪。

真正的恶鬼,他会私下里亲自撕碎,而干干净净的那些,即使是恶魔,他也会心存怜悯。

甚至,他偷偷救过恶魔,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面色憔悴灰白,明显发育不良,像根随时都会枯萎的豆芽菜,却异常顽强。

他是这片区域最后的恶魔。

小恶魔很感激他。

酒吞摸着他毛茸茸的脑袋,眼底浮现出稍纵即逝的温柔。

“别再跟着我,你自由了。”

 

 

04.

但有些恶魔本性不坏,却依然麻烦的很,想赶赶不走,想杀不忍心。

比如说茨木。

一提起这个名字,祭祀们个个群群激愤,忍不住破口大骂:“那个混蛋!殿下您千万不能放过他!

“那是自然,下次本大爷定会跟他做个了断!” 酒吞如此回答,茨木的确非常讨厌,如同八爪鱼一般将他缠的死死地。但就凭这家伙能把祭祀们气的上蹿下跳,几乎七窍生烟,酒吞又不得不佩服他。

因为这一点,他又有些赞赏茨木。

有时候酒吞甚至会想,要不是茨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太露骨了,他真不介意交这个朋友。

**

第一次听到茨木的消息,还是因为某些人类的控诉。

“太可怕了,听说那个恶魔无恶不作,杀了不少人!” 一名虔诚的女信徒哭哭啼啼,泪水沾湿了衣襟。“殿下,我们需要您的庇佑。”

杀过人,那就是恶鬼了。酒吞懒洋洋地打个哈欠,不免有些兴致缺缺。他实在讨厌与人类接触,但他更厌恶没事找死的恶鬼。

活着不好么?

“说吧,那家伙长什么样?”

女信徒飞快地说:“白发,小麦色皮肤,头上长着鬼角,一双金色眼睛…” 说到这,她突然有些停顿,双颊泛红,忍不住又加了三个字:“...很漂亮。”

“这是什么鬼形容词?” 酒吞忍不住失笑,一开始只当是少女怀春的感叹。然而几乎每个见到过茨木的人类都会这么说,甚至连男人也不例外。

“…是个非常漂亮的恶鬼。” 

“漂亮又不代表他无罪。” 酒吞伸了个懒腰:“带路吧,本大爷亲自去看看。”

恶鬼茨木足以勾起酒吞的兴趣,现在的茨木几乎成了坊间传说的存在,人类害怕他,但因为他奇特的外貌,又忍不住给他编了许多莫须有的故事,原本杀人之类的传言也渐渐演变成了比如幻化女子抢劫之类的艳史。出于私心,酒吞对这家伙有些好奇,更何况,生着鬼角的恶魔,差不多也到了领主阶级,放任不管总归是个祸害。

领主级别的恶魔,按理说会非常谨慎,躲躲藏藏的避免正面冲突。酒吞做好了花上两个月去找那个恶魔的准备,也能顺理成章给自己放个假。

但茨木又是个例外。

不是酒吞去找茨木,而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甚至酒吞刚一踏进他的领地,就察觉到了恶魔腥甜的气息,铁锈味混合焚香,如蔷薇般诱惑。

他先是听到一串清脆的铃音,委婉妙曼,接下来是恶魔愉悦的声音。

“吾等了您很久,天神大人。”

“等着送死吗?” 酒吞皱了皱眉头,仅仅是看上一眼他就发现了,这个恶魔非常强大,已经到了不能坐视不管的地步。

还有一点,恶魔真如那些人类所说,好看的有些过分。虽然漂亮的人或者神,酒吞见过不少,他也曾有过不美貌的侍女,但显然都比不上眼前的家伙。他甚至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忍不住把恶魔上下打量一番。

银色散发,肌肤是罕见的偏深色,金色眼睛,腿很长…还有身材不错。

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酒吞,他干咳一声掐断自己的胡思乱想:“你不在地狱待着,跑现世做什么?”

“为了您。” 茨木咧起嘴角,坦然地说,突然低声笑了。

“请允许吾向您发出挑战,亲爱的天神大人。”

“你凭什么觉得本大爷会答应你?” 酒吞指了指身后的祭祀:“比如说,直接让他们把你绑起来不是更方便?”

“吾自然是打算付出代价的。” 恶魔神秘一笑,指了指自己:“吾要是输了,那就全全交给天神殿下支配。但吾要是赢了,也会讨要一些东西。”

“毕竟,有输赢的赌局,才更有意思。” 他低缓地说。

“如果你赢了,你想要什么?” 酒吞觉得好笑,反问道。

“一个吻。” 恶魔开口了,声音如鸟类羽翼般轻柔:“如果是吾赢了,请给我您的吻。”


TBC.

评论(19)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