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就管不住这只手

咕咕day🕊💚

微博指路SirPentious,里面除了晒猫吹吊什么都没有

【JD】starlight

1w+

一篇迟来的圣诞贺文

本想赶在25号写完的我真是太天真了(枯了)

就…就晚一天应该没关系吧….

以上

 

 

01.

迪奥.布兰度在他14岁那天,收到了人生中第一份圣诞礼物。

 

02.

离圣诞节还有一个月左右,全英国的有钱人像是已经闻到了空气中糖霜的甜味,早早开始为这个神圣且欢乐的日子做准备了。乔斯达家当然也不例外,从女仆一大早就出门挑选圣诞树和花花绿绿的装饰品就能看出他们对今年的圣诞有多期待。

 

“毕竟这可是迪奥在我们家过的第一个圣诞。”

 

晚餐的时候,乔治.乔斯达爵士和两个儿子聊起了有关圣诞,火鸡,以及礼物之类的话题。说来也奇怪,他平时的一言一行都遵循着绅士的标准,用餐的时候鲜少说话,今天却主动开口,甚至忽略了乔纳森.乔斯达糟糕的吃相。

 

“说到圣诞节啊,前年乔乔的圣诞礼物是一本300页的数学习题,为此他哭了整整一天。”

 

“快别说了爸爸!”听到父亲居然和迪奥分享自己曾经的糗事,乔纳森脸色发红,小声抗议道。

 

“抱歉抱歉,不过乔乔当时的反应太可爱了,真应该照下来”,他转而看向自己的养子:“迪奥收到过的最好的圣诞礼物是什么?”

 

“没有。”放下刀叉,迪奥用一种乖巧,却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道:“我从没收到过任何礼物。”

 

在穷人的世界里,这个对贵族来说无比重要的节日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单词。毕竟,他们没有闲钱去购买礼物,或者像样一点的食物,同样也不能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休息中。就像他的母亲,为了全家人明天的食物,即使在平安夜也要踏着积雪到处去找短工。

 

至于父亲…

 

迪奥看了一眼手腕,那里有着一个浅浅的疤痕,早已愈合的伤口倔强的留下了一道不起眼的痕迹。

 

“我的父亲倒是曾经将酒瓶当作礼物送给我,”他摸着自己的腕骨,说:“可惜他太热情了,酒瓶丢过来的时候正好砸在墙上,除了一地碎片什么都不剩。”

 

似乎意识到自己选了个不怎么好话题,乔斯达爵士有些尴尬,不过他很快找到了第二个话题来缓解气氛。

 

“那么迪奥今年想要什么圣诞礼物呢?千万别害羞,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您真是太慷慨了。”迪奥像从童话书里走出的善良主角那样,受宠若惊又满怀感激地说:“父亲,我没什么需要的,您肯收留失去双亲的我已经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再次被养子的乖巧懂事感动到了(当然这些全是装的),乔斯达爵士还不忘敲打乔纳森一番:“乔乔,自从迪奥来了我就发现你真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你要是有迪奥一半的成熟我也不会这么头疼了。”

 

“好,好。”经过了一整年被乔斯达爵士拿来和迪奥对比,乔纳森已经能从一开始的委屈到现在自动无视了。他捏着叉子,好几次试图将肉送进嘴里手却停在半空中,似乎在考虑些什么。

 

那些细节乔斯达爵士当然没注意到,他看了一眼窗外,翠绿的冬青树叶在寒风中摇曳,叶脉上结了厚厚一层霜:“天气冷了,可能很快就会下雪。”

 

乔纳森也附和着说:“希望今年又是白色圣诞。”

 

他们将圣诞节期间下雪称为“白色圣诞”,据说当空中雪花飞扬,将会带着好运与幸福一同降临。

 

 

03.

即使白色圣诞降临,飘飘扬扬的雪花从天而降,那些纯洁的,轻薄的晶体却无论如何无法掩盖住散落在贫民街各个角落里的垃圾。

 

从那个鬼地方爬出来的人,就算脱胎换骨,侥幸穿上华贵的衣装,过着梦寐以求的生活,卑贱的出身也永远会像影子般缠绕在回忆中。

 

这个影子似乎没给迪奥带来多大困扰,不过确实给他留下了一点点后遗症。比如说,他非常讨厌贵族,甚至是身为养父的乔斯达爵士,他坚信自己不过是那个男人混入慈善界的一个工具。毕竟迪奥之前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此,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无缘无故的善良,所有的行为背后都有利益在驱使。

 

还有乔斯达爵士的独子,乔纳森.乔斯达,这家伙就更可恶了。原本迪奥以为他不过就是一个被老父亲惯坏了的小窝囊废,除了哭和抹鼻涕什么都不会。然而面对迪奥的进攻,乔纳森却表现出了与他心理年龄不相符合的韧性。在吃了顿苦头后迪奥转变了计划,起码他知道乔乔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而自己若是想得到家产现在就只能忍耐。于是他主动与乔纳森和好,幸好乔纳森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他们握了握手,之前的种种矛盾好像暂时消逝了。

 

这一整年他们的关系就这么不咸不淡的维持着,说不上针锋相对,也不见得能有多亲密。乔纳森从不主动去找迪奥,更别谈一起出游或做些朋友之间该做的事,休息日他宁愿独自趴在树上发呆一整天。迪奥也差不多,他一边觉得乔纳森是个蠢货,一边又对他有所忌惮。可能这几个月他们的交情顶多到了“在楼梯口遇到了就打声招呼”的程度。

 

所以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是十分罕见的,一大早乔纳森就像吃错了药一般在自己房间的门口走来走去,当迪奥开门的时候差点撞到了那个傻乔乔的脑袋。

 

“你已经在这站了30分钟零8秒了。”迪奥靠在墙边,双手抱胸,不耐烦道:“有什么事?”

 

乔纳森语气不善道:“这里是我家,我当然想呆在哪都可以。”

 

“哦,那你继续站着吧。”迪奥正想关门,然而乔纳森却先他一步扒住了门框。

 

“…好吧,我的确是来找你的。怎么说呢,我有一个难以启齿的问题。”

 

迪奥发誓,他真想直接关门把乔纳森的手指全部夹断,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问:“什么问题?”

 

“我有一个朋友,嗯,最近快到圣诞节了必须要给他准备礼物,如果是你的话你会选什么?”

 

他口中的朋友迪奥几乎懒得猜,用膝盖想都知道肯定是艾莉娜.班德鲁顿那个除了金发一无是处的乡下女人。

 

“如果是我的话…”迪奥想了想,将正确答案比如“发夹”,“玩偶”,“巧克力“等咽回肚子里。

 

“那就选择神秘一点的,非常稀罕,却很有创意的礼物吧。”他尽量采取模棱两可的措辞:“最好让她猜不到,这样才有意思。”

 

果然,一听这些话乔纳森露出了困惑的表情:“非常稀罕的…宝石行嘛?”

 

一边感叹乔斯达家就是有钱连宝石都能拿去随便送小女友,迪奥继续忽哟他:“不可以,太贵重的礼物会让她有负罪感。“

 

“宠物呢,比如仓鼠之类的。“

 

“我可不觉得啮齿类动物会讨人喜欢。“

 

“橄榄球怎么样?又实用又好玩,还能锻炼身体。“

 

“你脑子可能进水了。”即使再怎么讨厌乔纳森,此时此刻迪奥也十分真诚的建议他吃点核桃补补智商:“送橄榄球?除非你想和你的那位朋友绝交。”

 

听了他这些话,乔纳森显得有些挫败:“太难了,又要有创意又不能很贵重,这比家庭教师布置的作业还可怕!”

 

迪奥勾起嘴角,差点笑出声来:“你就继续猜吧,我还要看书,失陪。”

 

其实他想的是,猜不到才好呢。最好乔纳森那个笨蛋挑了一个奇葩礼物,然后让气疯了的艾莉娜与他彻底分手,简直是完美结局。

 

只要乔乔倒霉,他迪奥就很愉悦。

 

04.

乔纳森.乔斯达有什么心事。

 

几乎整个宅子里的人,包括男仆和女佣,全都看出来了。这位尊贵的小少爷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苦恼,比如说,他在吃晚饭的时候手肘撞翻了红酒,被乔斯达爵士训斥了也恍恍惚惚没什么反应,下楼的时候在楼梯口摔了一跤,甚至经常走在路上嘴里还念念有词。

 

“乔纳森少爷不会恋爱了吧?”有个佣人八卦道:“他肯定是在为小女友的圣诞礼物而苦恼呢。”

 

迪奥真想告诉乔纳森,你这个笨蛋表现的也太明显了!连佣人都知道了你的那点心思。好几次他不经意间问起乔纳森礼物准备了怎么样了,对方都表现出一脸很紧张的模样。

 

“你不要问了,我是不会说的!”即便如此,乔纳森的态度也十分坚决。

 

“那好吧,”坏心眼的迪奥笑了笑,像一只恶劣的猫那样贴近了乔纳森,双手故作亲昵地环住了他的脖子:“别忘了,这个礼物一定要特别,特别的有意义,这样才有别于普通的礼物。”

 

乔纳森表情微变,似乎更加无措了:“原来挑礼物有这么多学问么…”

 

“是啊,这毕竟是要送给最重要的人嘛,你也不想让她失望,不是吗?”

 

可怜的艾莉娜,真想知道当她收到乔纳森“精心准备”的礼物会是什么表情。迪奥试图让乔纳森继续钻牛角尖:“或者,你可以考虑更加抽象一点的礼物。比如说,圣诞节的朝阳,伦敦的夜景,从丹麦运来的雪花,之类的。”

 

没有哪个女人会接受这种礼物,想想看,男朋友策划了一个月的惊喜居然是早上的第一口冷空气,不分手都奇怪了。

 

乔纳森根本没发现迪奥埋下的陷阱,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谢谢你迪奥。”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的义弟产生了好感:“你可真聪明啊。”

 

“是你太蠢了!”当然,迪奥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他表面上甚至还夸了乔纳森几句:“你也一样。”

 

“话说回来啊迪奥,你今年想要什么圣诞礼物?”装着毫不在意的模样,乔纳森突兀地又问了一句。

 

迪奥反问他:“我说我不需要你会信吗?”

 

“不信。”

 

“我可以不说吗?”我想要乔斯达家的家产,你能给吗?

 

“不可以。”

 

“好吧,”迪奥懒得再和他废话,随口道:“那就天上的星星吧。”

 

05.

老父亲乔治.乔斯达很欣慰的发现,两个儿子的关系终于有所缓和了。

 

他并不是一个昏庸愚蠢的中年人,也不是不爱自己的亲儿子。相反,迪奥对乔纳森的欺凌他一直看在眼里,从乔纳森脸上莫名出现的伤口,到丹尼的死,只是在训斥和宽容之间,这位绅士选择了后者。

 

他仁慈又天真的认为,从贫民窟里出来的孩子或多或少都会带点性格缺陷,迪奥只不过还需要时间来适应安逸的,不再需要用尖刺保护自己生活。所以当佣人忧心忡忡地像乔斯达爵士汇报小少爷和迪奥之间的冲突,他却笑得有些无奈和宠溺:“男孩子打架,就像女孩喜欢洋娃娃那样太正常不过了。即使是我,也有年少轻狂的时候。”

 

幸好两个大男孩的冷战在持续了几个月后终于告一段落了,肉眼可见的,乔纳森和迪奥呆在一起的次数开始逐渐增长,交流也不再局限于例行寒暄和假笑。有的时候他甚至能从乔纳森的嘴里听到几句只有好朋友之间才会发生的的抱怨,比如——

 

“迪奥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跟我说考古不能当饭吃!哼,他懂个屁!“

 

“我是很讨厌他没错,”当乔治再次问起儿子最近和他的义弟相处的怎么样时,乔纳森终于说出了一点正面评价:“不过爸爸你说的对,迪奥确实很聪明。嗯,起码我很佩服他能把那些数学题全部做出来。”

 

然后提到数学,乔纳森傻笑的嘴角突然一僵,瞬间像吞下了一整块蓝纹起司一样脸色发白:“对了,该死数学题!!完了我怎么忘了下周还有期末考试啊啊啊啊啊——”

 

看着儿子飞奔的身影,乔斯达爵士将到嘴边的那句“跑慢点乔乔!这样一点都不绅士”咽回肚子里,反而露出了慈爱的微笑。

 

“呵呵,这就是男孩子的奇妙友谊。”

 

……

 

“要是你下次还敢不敲门直接闯进来,”迪奥翻着白眼推开乔纳森:“我就在门口贴上字条‘乔乔与狗不得入内’!”

 

就在三秒前,身高1米7,体重已经达到140磅的乔乔像个炸弹般一脚踹开门,在迪奥以为这小畜生是来讨打的时候又突然给他一个字面意义上的熊抱。

 

“如果你过来就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吓,那么请滚出去吧。”

 

“不,该死的迪奥你一定得帮帮我!” 顾不得再拌嘴几句,乔纳森拍了拍脸使自己冷静下来,接着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拜托你教教我数学题,如果这次挂科了,”讲到这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父亲肯定会骂死我…”

 

“做梦吧你。“还没等乔纳森说完迪奥就不耐烦地打断他:”我下周也有考试,没有空闲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啊啊啊啊你这个混蛋也太没良心了吧,而且你根本就不用复习反正每次考试都是第一!“

 

“是的,本迪奥的字典里没有‘良心’这个单词。“

 

“……“眼见迪奥软硬不吃,乔纳森最后使出了杀招:”bro,现在能拯救我的只有你了!“

 

一瞬间,迪奥的心情突然变得十分复杂。

 

这还是乔乔第一次称呼他为“兄弟”,平时他们都是直呼对方姓名,或者以“那个混蛋”,“蠢货乔乔”等蔑称代指。没想到过了几个月,他和乔乔的关系已经好到了这种地步。

 

或许他应该感到高兴,毕竟“与乔乔交好”属于他计划的一部分,但当乔纳森真的把他当兄弟那样对待,迪奥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毛骨悚然。

 

“收起你这令人恶心的称呼。”他用看一头笨熊那样的眼神瞪着乔纳森,语气却有所缓和:“不过么,既然你都这样求我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

 

虽然他用“这次帮乔乔只不过是让他完全信任我的手段”作为借口安慰自己,然而迪奥还是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仓促。

 

“真的?!”甚至连乔纳森都不相信自己这位恶劣的义弟能这么简单就答应他的请求,他明明已经做好了用零花钱来贿赂迪奥的准备:“得救啦,bro,我真想亲你一口!”

 

“你要是敢把嘴凑过来我就掐死你,”迪奥面无表情地说:“还是说你希望我们万圣节再见?”

 

接下来的几天乔纳森住进了迪奥的房间,他毫不介意地在空地上打个地铺,美其名曰“可以每时每刻向迪奥请教问题”。这个举动也被乔斯达默许了,在他看来乔乔能向他聪明的义弟学习简直是再好不过。

 

全宅子的人都很高兴,只有迪奥不高兴。

 

“乔乔,如果你有超能力,你想要什么样的?”

 

某天下午,迪奥盯着窗外移动缓慢的云朵突然产生了这样的问题,旁边是对着数学题奋笔疾书的乔纳森。

 

“那我肯定要无尽的巧克力。”乔纳森头也不抬地说:“你呢?”

 

“时光倒流吧。”

 

“真是个老气横秋的答案。”乔纳森似乎对这个答案毫不意外,半开玩笑道:“让我猜猜,你这个坏家伙肯定想回到过去搞什么乱子。”

 

“不,我打算回到一周前抽死那个居然答应帮你补习的自己。”迪奥瞥了一眼乔纳森的作业,仿佛像看到什么辣眼睛的东西那样很快移开视线:“蠢货,你又做错了!”

 

不过令他出乎意料的是,乔纳森比他想象的还是聪明那么一点点,虽然他之前贪玩导致基础很差,不过脑子转的很快,许多错误只要稍微提点就能举一反三,这让迪奥又开始担心如果乔纳森在期末考试中大放异彩,抢了自己的风头怎么办。

 

“……”

 

“你在说什么呢迪奥?”乔纳森放下笔,他好像听到迪奥在念叨些什么。

 

“我在想,或许应该在你考试当天送你一杯加了泻药的牛奶。”

 

“在你下药的瞬间,我结实的腿就会踢爆你的股(河蟹)间。”乔纳森毫不客气地回击,虽然措辞一点都不绅士。之后他们又互相怼了几句就草草结束了这个话题,接下来房间里只剩下笔和纸张摩擦发出的沙沙声。

 

这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仍挂在天际的太阳失去了那层夺目的光晕,像一颗充满水分的蜜桃硬糖,逐渐融化在层层云雾中。快要熄灭的日光在最后一刻用尽所剩的力量亲吻下方的农田和建筑,将刺叶栎,冬青栎,野蔷薇等常青灌木的叶子染上与之相同的金色。

 

其实迪奥并不喜欢太阳,就像他依然讨厌乔纳森那样,这种东西对他来说过于刺眼,几乎要将他灼伤。

 

但他却不想拒绝这暖烘烘的温度,以前在贫民窟的时候大部分时候是看不到太阳的,那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像老鼠窝般又湿又冷,即使阳光多多少少能透过残破的矮楼照射在地面上,被食物的腐烂气味和血腥味所稀释的光线却不比快烧完的蜡烛温暖多少。

 

他还记得小时候,当天气稍微好转的时候,母亲会偷偷带着他去看看贫民窟外面的世界。不过相隔几个街道的距离,却仿佛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他第一次发现,橱窗中展示的可以是撒上糖浆的无花果塔而不是匕首和武器,贵妃身上散发出的甜香比药水还刺鼻,那些形形色色,穿着考究的贵族甚至连口音都与他们截然不同。

 

而他们却只能像蟑螂般站在远处偷偷观望这遥不可及的天堂。

 

“迪奥,妈妈以前也属于这个世界。”那个容颜憔悴的女人拉着他的手,说:“可惜妈妈为了一个不值得付出的男人放弃了曾经的一切。”

 

“答应我,无论如何你一定要离开我们身后的地狱。”

 

迪奥履行了诺言,终于爬出了肮脏腐臭的贫民窟。然而那个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已经在荒凉的墓地里沉睡了四年。

 

即使现在壁炉里的松枝在火光中摇曳,松香夹杂着热流温暖了肉体,他却依然觉得寒冷。

 

彻骨的寒冷。

 

不知不觉他靠在窗边已经发呆了十多分钟,等他回过神来,却突然发现乔纳森的脸色通红,甚至连耳朵根都快要烧起来了。蠢乔乔那双像海水般湛蓝的眼珠子还死死黏在自己身上。

 

“如果你打算把时间浪费在发呆上,我不介意看到你后天考砸后痛哭流涕的惨样。”最后还是迪奥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出乎意料的,乔纳森说了一句在他听来很奇怪的话:“迪奥的头发非常漂亮呢。”

 

这绝对是由衷的赞美,当他的视线从数学习题上转到窗户边,对方柔软的卷发在晚风吹拂中轻轻摇晃,宛如燃烧的金子。

 

那双眼睛,闪烁着蜜糖的色泽,却又像冰冷的琥珀,灿烂却孤独。

 

“啊啊啊啊我不写了!”愣了片刻,乔纳森突然把面前的书本推开,起身,一把拽住迪奥的胳膊朝着屋外走。

 

“你这家伙疯了吗?!”迪奥差点没忍住锤他一拳的冲动。

 

“我们现在是朋友吧?”乔纳森反问他。

 

“勉强算吧…”

 

“那就该做些朋友间该做的事情啊!比如踢球,游泳,抓青蛙之类的。”

 

“要发疯去找你之前的那些朋友!”

 

“你以为这是谁害的!”说到这个乔纳森就生气:“都是因为你的搅和,现在这附近的男孩没一个搭理我了。对了,你玩过橄榄球吗?我可以教你。”

 

“现在都快天黑了你这个笨蛋!”他虽然这么说,却还是翻着白眼跟上对方的步伐:“最多一小时!”

 

迪奥发现自己或许不讨厌太阳。

 

其实他也没那么讨厌乔纳森。

 

 

06.

“乔乔。”

 

“?”

 

“如果你这次考试能及格,我就送你圣诞礼物。”

 

“是什么礼物啊?”

 

“一壶青蛙小便。”

 

 

07.

圣诞节当天,迪奥是被一声“surprise”给惊醒的,没什么比一睁开眼就看到了某个蠢货的笑脸,还有他手里那个包裹着糖果纸的丑玩意更令人郁闷的了。乔纳森那个混蛋不仅搅黄了他的美梦,甚至还在他耳边放了一发圣诞拉炮。

 

“咳…咳…乔纳森我一定要杀了你!”糖霜和纸片撒的满屋子都是,迪奥从自己的头发上拽下一根字条,当他看清那上面写的是一条乔纳森编的尴尬至极的冷笑话,更加深了这个想法。

 

之后是分享礼物的时间,乔斯达爵士给宅子里的所有人包括佣人都准备了礼物。虽然迪奥说了他不需要这些东西,这位慷慨的绅士还是为他准备了一个小小的惊喜,或者说是惊吓。当他接过一个三层的,上面点缀大大小小的奶油裱花和糖浆的巧克力蛋糕时,迪奥真实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不知所措。

 

“亲爱的迪奥,我实在想不出来你喜欢什么。”乔斯达爵士说:“我知道你喜欢书籍,不过那些对你来说已经足够多了。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甜食吧…嗯,起码乔乔非常喜欢。”

 

的确如此,看到他的礼物时蠢货乔乔眼睛都亮了,当他听到这个蛋糕居然不是为自己准备的时候嘴角和眉毛很戏剧性的下撇。乔纳森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让迪奥混乱的心情稍有好转,他欣然接受这份礼物,并且决定宁愿用这个礼物去毒死街边的野狗也不分哪怕一粒碎屑给乔纳森。

 

当然,乔纳森今天受到的打击还不止于此,早餐结束后他收到了迪奥丢过来的礼物—— 一本厚的可以用来当武器使用的大英百科全书。

 

“恭喜你以全A通过了考试。希望你能再接再厉,读点有用的东西长些智商。”迪奥故意拖长了音调,一如既往地讽刺他:“虽然里面你能看懂的部分不足十分之一吧。”

 

幸好乔纳森之前也经常和迪奥打嘴炮,他手捧着百科全书失落了那么几秒(这礼物简直比青蛙小便还糟糕),很快学着迪奥的样子反唇相讥:“它可真够沉的,作为一件能揍哭你的武器还挺趁手。”

 

被乔纳森揍哭几乎是迪奥经历过的最耻辱的事,果然,被揭开黑历史后迪奥就笑不出来了,他恶狠狠地瞪了乔纳森一眼,努力把脏话憋在肚子里,尽量采用礼貌一些的措辞来回击:“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毕竟今天可是圣诞节,他可不想在这个其他人都高高兴兴的节日里和乔纳森起冲突。

 

顺带一提,乔纳森最后并没有听从迪奥的建议,他买了一个毛茸茸的玩具熊当作送给艾莉娜的圣诞礼物,这让迪奥非常不爽。幸好,今年艾莉娜和他的家人出国旅游去了。当乔纳森灰头土脸地站在艾莉娜家门口抱着玩具熊欲哭无泪,迪奥差点没笑出声。

 

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真倒霉,我发现自从你来了我周围就没发生什么好事,唔,除了考试那次。”乔纳森看了看迪奥,把玩具熊塞到对方怀里:“好吧,为了感谢你帮我通过了数学考试,我就勉为其难把它送给你了。”

 

迪奥则是用看智障的眼神瞪着他:“你觉得,我会喜欢这种软绵绵的东西?”他捏着玩具熊的一根腿,满脸都是嫌弃。

 

“很合适啊,“乔纳森却说:“你和它还挺像的。”他指了指迪奥的金发,以及玩具熊黄色的毛皮:“都是一个颜色。”

 

“……..”

 

迪奥突然觉得乔纳森其实一点都不傻,就在今天,这家伙已经是第三次试图激怒自己了,表面上还装的非常无辜。

 

两个少年并排走着,就像真正的朋友或者兄弟那样。

 

“说起来我去找艾莉娜你为什么要跟着啊?”

 

当然是为了看你的笑话!迪奥恶毒的想,本来是打算见证你分手的惨样,不过算你走运,现在没机会了。嘛,虽然这个结果也不错。

 

而他嘴上说的却是:“为了给你这个处男当参谋,毕竟我的女人缘比你强了不止一分半点…”他注意到这并不是回家的路,突然有些警觉:“乔乔,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乔纳森这时候却笑得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秘密,过会你就知道了。”

 

结果事实证明,他就不该信乔纳森的鬼话。这家伙叫了一辆马车,他们在车里呆了三小时吸了一肚子冷风,下车的时候当迪奥抬头看见已经漆黑的天空,他真后悔自己居然没早点把乔纳森弄死。

 

该死的车夫把他们载到了泰晤士河边。

 

虽然这时候伦敦塔还在设计中,两岸却已经建设的十分繁华,周围的建筑物融合了古典美与工业气息,逐渐形成了伦敦的东部商业区。白天的时候这里宽阔的河流会像镜面般反射着景色,河面呈现出与岸边景象对称的虚影,运气好甚至能看到奢华的轮渡来回穿梭。可惜现在光线实在太暗,附近的居民和商店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居然都没有点灯,这让迪奥只能隐隐约约看见流水的波动。

 

月亮渐渐从天际一端的地平线升起,可惜由于工业化的污染,黑沉沉的天空之中鲜少再有星辰。

 

他们站在迄今为止超过一百年历史的里士满石拱桥中央,或许是圣诞节期间所有人都回家团聚了,桥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你不会千里迢迢的把我骗到这来,就为了让我看看这条臭水沟吧。” 终于他放弃了,自暴自弃地感叹:“不得不说在气死人的方面你终于有所长进。” 周围一片漆黑,他甚至看不清乔纳森的身影,连对着他的脸狠揍一拳都做不到。

 

随后乔纳森握住了他的掌心。

 

“这就是我要送给你的圣诞礼物呀!”如果说现在还有一丝光线,他肯定能察觉到乔乔兴奋到发红的脸颊:“你不是说想要天上的星星嘛。”

 

迪奥想起来了,似乎两三周前他确实随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还差几秒就到六点了。”乔纳森从脖子里掏出怀表,在夜色中反光的指针一步步走向最后的时刻。

 

“5,4,3,2,1…”

 

当钟楼敲响六声,几乎是同一时刻,泰晤士河两岸的灯光在同一时刻被迅速点亮。无数银白色,橙黄色,以及浅紫色的灯光宛如万千飞舞的萤火,在蓝宝石般通透的河水中缓缓盘旋摇曳,与倒影在河面中的月亮组成布满星辰的图章。

 

仿佛他们脚下不是冰冷的河水,而是置身于广袤浩瀚的银河中央。

 

礼物不止于此,接下来他收到了来自义兄乔纳森.乔斯达的一个温暖无比的拥抱。

 

“圣诞快乐,迪奥!”

 

 

08.

“…….”

 

迪奥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讽刺的话,起码要打消掉乔纳森的一腔热情。然而由于过度的吃惊,他在一瞬间陷入了沉默。

 

 

“怎么样怎么样,你喜欢吗?”乔纳森像一个急着要表扬的小奶狗在迪奥身边转来转去。

 

回过神来,迪奥语气平淡地说:“还凑合吧。”

 

没想到乔纳森这个笨蛋偶尔也会有聪明的时候。他摸了摸自己的嘴角,那里不经意间已经勾起了微弱的弧度。

 

“不过…挺出乎意料的。”

 

“所以你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又是那种模棱两可的评价,乔纳森着急了:“你都不知道我用了多少个月的零花钱来买通两岸的商店和居民在同一时刻点灯!“

 

“作为礼物勉强是合格的,我并不讨厌。“

 

对这个评价乔纳森不置可否,他明白迪奥不可能直白表达出自己的感受,如果不讨厌的话…那应该就是喜欢了。

 

于是他拉着义兄的手,像漫步在闪烁着无尽星球的苍穹中穿越过里士满桥。

 

不过由于没算好时间差,他最后还是被迪奥骂了一顿。

 

“great,乔纳森先生现在我们完美错过了乔斯达家的圣诞晚餐,如果我没猜测您的父亲正在满大街的找我们,而从这里到家还要三个多小时,也就是夜里十点!希望我明天不要看见我和你的寻人启事贴的到处都是!“

 

“是啊,谁叫你居然许了个这么离谱的愿望!“

 

…….

 

两个少年站在路口处焦急地等待马车,在不足零度的空气中靠着吵架扛过了一阵又一阵的寒风。

 

沉沉夜色里,终于有人注意到在半空中,那一片宛如蒲公英般飘荡的纯白晶体。

 

“下雪了。“乔纳森快乐的心情没持续多久,他很快意识到马车再不来他们俩很快就会在路口冻成冰雕。

 

“嘶,我有预感,明天我们会上伦敦日报的首页。”在这个时刻乔纳森还敢说冷笑话:“乔斯达爵士的独子和其义兄弟冻死街头——绝对够我们在头条上待整整一周了。”

 

“wryyyyyyyyy”迪奥甚至冻得没力气再骂他几句。

 

乔纳森咬了咬牙,摘下围巾裹在迪奥的脖子上:“好吧我是开玩笑的,别生气啦,这样好不好,回去我把巧克力分你一半?”

 

“去你的!”稍微暖和点的迪奥终于骂出了今天第一句脏话。

 

好在马车没让他们等太久,当车夫带着他的高头大马像救世主一般出现在视野里,迪奥有生以来头一次觉得车夫居然是如此可爱的一种生物。总之,他和乔纳森没有冻死在泰晤士河边而是坐着马车直奔回家,已经是今天发生过的最幸运的一件事了。

 

不过乔纳森难缠的很,刚才的冷风根本没给他健壮的身体带来实质性的打击,他搓着手缓了一会,很快就又生龙活虎了。

 

“回去后我要吃一整盘火鸡!”

 

“嗯。”

 

“希望爸爸别太生气啊,我可不想圣诞节挨揍…”

 

“嗯。”

 

“我开始想念热水澡了。”

 

“嗯。”

 

“喂,迪奥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是的,你已经说了一路废话了。”迪奥面无表情道:“更可怕的是我们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程。”

 

脖子上裹着的羊绒格子围巾还充斥着乔纳森独有的气息,暖烘烘的,像冬日还未升起的小太阳。

 

对面的大男孩抱怨了几句,又开始说起他怎么利用休息日来这里踩点,怎么和这附近的居民沟通让他们同意这场密谋,又怎么计划把迪奥骗出家门之类的。

 

“乔乔。”

 

迪奥突然意识到,或许那个让乔纳森绞尽脑汁,让他几次三番来询问自己喜好的圣诞礼物,从一开始就不是为艾莉娜准备的。

 

可能早在一个月前那个无聊的晚餐,他就动了这样的心思。

 

“你该不会是….”

 

“怎么了?”

 

“不,没什么。”

 

他将后半句已经心知肚明的话咽回肚子里。

 

以及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的“谢谢”。

 

 

09.

他可以精心编织出虚假的身份,披上一层漂亮的皮囊,收敛住本性,学着如何像一个人类那样生活,直到某一瞬间,甚至差点忘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

 

但伪造的美梦终究有破灭的一天。

 

…….

 

即使到了12月,埃及也永远不会下雪,不过这里的星空确实很漂亮。点缀天幕的银河在夜晚成了为数不多的光源,可惜却不含半分温度。

 

瓦尼拉.艾斯并不明白他尊贵的主人在烦躁什么。

 

“想听听这个身体曾经的故事么?”当Dio这么说,他意识到主人今晚似乎需要一个倾诉对象。

 

“但闻其详。”

“这个愚蠢的男人,这辈子做了无数件傻事。”

 

“失去朋友,爱人被夺去初吻,却还幼稚到令人发笑。”

 

“甚至将泰晤士河上方星空送给了他最应该憎恨的人。”

 

“你说,他为什么一点都不恨我?”

 

Dio抚摸着颈部那条狰狞丑陋的疤痕,掌心下的皮肤早就失去了温度。

 

一百年前,在那艘横渡大西洋的邮轮上,他亲手熄灭了自己的太阳。

 

10.

埃及的圣诞节不在12月25日,那天晚上,他还是对着空气,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轻声说:

 

“Merry Christmas, jojo.”

 

 

 

 

 

 

 

 

 

注1:里士满桥可以参考这张图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6945844405449972&wfr=spider&for=pc

 

注2:埃及的圣诞节不是12月25日,而是1月7日

 

评论(20)
热度(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