魍魉叁叁~

yys半条腿出坑,目前蹲在jo圈

吊吊怎么这么可爱!!!!

【酒茨R18】蛇缠 神父吞X恶魔茨

指play

微病态

后续  http://ni484sa23333.lofter.com/post/1d339b32_e329065

啊,茨崽是世间的宝物

Ready? Go!

**

圣保罗教堂的指针指向凌晨一点,透着淡紫色的玫瑰窗在大理石地上降下投影。

 

这里是君士坦丁堡,被神所守护的城市。

 

茨木舔了舔嘴唇,舌尖饥渴地舔着双唇。

 

想要抱住他,想要咬断他的喉咙,想要饮尽他的鲜血,想要轻吻他的骸骨。

 

想要听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我爱你。”

 

正向天主朝拜的,是个身穿银袍的成年男性。月光下的他看不清真容,只能瞥见那如地狱烈焰一般赤红的发丝。

 

整整一个月,茨木追着他的猎物,踏过博斯普鲁斯海峡,途经黑海,终于在这个偏僻的教堂撵上了他的步伐。天知道这个男人有多狡猾,几乎是故意跟他绕弯子,男人总是待在人多的集市。他周围的那些圣骑士对茨木来言可谓是不小的阻碍。只有今晚,男人选择了独处。

 

有那么一瞬间,茨木想疯狂地拥抱住他,向他倾诉自己几欲疯狂的思恋。然而盯着自己紫黑色的鬼手,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算了吧,毕竟那个人是神父,如此高贵圣洁的存在,怎么能接受身为魔物的自己。

 

回想起那人对自己一贯的冷眼相加,茨木虽然不聪明,总算还是明白了那个男人的感情。五百七十天的纠缠,只能换回他厌恶的眼神。 

 

真可笑。茨木注视着那个人,终究没有行动。

 

就这样让我看着你吧,吾的挚友。

 

跪在神像前的男子缓慢地合起膝上的圣经,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行了,不要藏了。你身上的妖气我隔老远就察觉到了。”

 

“你跟了本大爷整整一个月,难道不觉得累么?茨木。”

 

黑暗中的茨木探出半个脑袋,属于魔物的身型暴露在月光中。

 

羊首,兽角,蝠翼,龙尾,赤裸在外的肌肤鳞片横生。毫无疑问,这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真不愧是吾友酒吞,果然一切都被你料到了。”

 

似乎根本不屑于回头,酒吞背对着他,手指在心口画着十字。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却又冷如冰霜,听在茨木耳中宛如无情的审判。

 

“不要叫我挚友!茨木,你还以为你能藏得住你肮脏的心思?”

 

名叫酒吞的男人冷笑着,对着空气开始漫无目的地诉说,仿佛要把沉积的怨恨倾泻而出。

 

“我恨了你足足两年,也逃了你足足两年。告诉我茨木,你明明知道我最恨你们这些恶魔,又何必对我如此执着?”

 

“为什么?”茨木轻声说着,仿佛在说一个甜蜜的小秘密:“吾,其实不太明白什么善与恶。吾只知道,是挚友在吾濒临绝境的时候救了吾,也是挚友教会了吾人类的感情...”

 

“所以挚友,为什么吾不能填满你的寂寞?”

 

“住嘴!能填满本大爷寂寞的永远不会是你!”打断茨木的话语,酒吞的笑声嘲讽而悲凉:“可惜我后悔了。若我知道有今天,那时候管你死活。”

 

“是因为红叶?”茨木说出了那个深埋于心的名字。曾经的酒吞一度迷恋过红叶,那笑撵如花的女子也的确称得上尤物。每每看到因为红叶消沉的酒吞,茨木总是有一股嗜血的冲动。

 

他总算明白了,那种感觉叫做嫉妒。

 

“不要提她。红叶与你无关!”背对着茨木,酒吞的身躯微微颤抖,那紧握的拳头指甲深深嵌进肉里。

 

不能回头,不能看他的眼睛...

 

茨木突然笑了,魔物的脸配上笑容极不和谐,可他的声音却如悠扬的提琴般悦耳。

 

“如果是红叶的话,她能做到的,吾也能做到。”

 

“什么?!”

 

酒吞下意识的回头,却被恶魔狠狠的从背后抱住。

 

隔着薄凉的衣物,酒吞能感觉到,紧贴着他的不再是恶魔尖锐的鳞甲,而是属于人类的,温热丝滑的肌肤。

 

“挚友,如果献出自己,就能填满你的寂寞......”

 

“拥抱我吧,酒吞。”

*****

小破车嘟嘟嗒嘀嗒

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118576&tid=3225277#Content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4073675169511

*****

云雨后的两人如蛇般缠绕在一起,圣洁的教堂内充溢着暧昧的气息。酒吞凝视着茨木的睡颜,眼中的情愫几乎满溢而出。似乎只有这个时刻,他才能肆无忌惮地对茨木温柔。

 

指尖缠绕住他的发丝,思绪仿佛回到了两年之前。

 

曾经的他们漫步在耶鲁撒冷无人的街道上,月光下的小城迷离而诱惑。

 

“挚友你看,耶路撒冷的星空真是美丽呢,就如同你的眼睛般。”

 

酒吞知道自己要沦陷了。即使对方是来自地狱的怪物,即使他们都是雄性,即使,他该死的是个神父。

 

这荒唐的爱!

 

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了茨木,他以为时间是解救他的良药,可惜直到再次见面,他才明白“约束”这种东西会在茨木面前溃不成军。

 

想要轻吻他,想要彻底占有他,想要舔舐他的眼泪,想要轻吻他的灵魂。

 

想要听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我爱你。”

 

去他妈的约束!

 

黎明的光透过落地窗,将这里照的微亮。酒吞抱住茨木,在他的睫毛上印下一个吻。

 

“原谅我吧茨木。毕竟,本大爷曾经宣誓过,要把这一生都献给神....”

 

 

尾声:

 

离开君士坦丁堡,酒吞又陷入了疲惫而繁忙的生活。依旧每天讲课,唱诗,偶尔治病救人。他已经有很久一段时间没见过茨木了,就仿佛那家伙突然开窍了一般,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酒吞突然有点烦躁,又有点后悔,好像再次对茨木不辞而别已经彻底让那个缺心眼的家伙放弃了。

 

不过这也好过日后兵戎相见,起码现在彼此没了念想。

 

平静的日子总是可贵的,当了十年神父的酒吞终于可以晋升为战斗主教了。这也意味着,他将会有属于自己的契约者。

 

是美丽的天使,活泼的精灵,还是威猛的狮鹫兽?

 

“你有可能跟我一样会召唤出个水獭。”酒吞的队友,大天狗如是说。

 

“或者狐狸精?隔壁的妖琴上次就弄出了狐狸崽结果被笑了好久。”

 

大天狗最后总结:“别学我们,好歹召唤出点正常玩意吧。”

 

“去你的,本大爷的契约者肯定能吓你们一跳!”翻了个白眼,酒吞把手搭在召唤阵上,繁复的咒文浮在空气中。

 

加冕教堂原本应该是最庄严神圣的地方,然而此时此刻,几乎所有人,全部都目瞪口呆。站的最近的大天狗甚至连扇子都握不住了。

 

雾气散去,首先露出的是赤红的鬼角,再是银色的长发,还有那双琥珀色的眸子。

 

“挚友...”

 

“喂...不会吧?”酒吞反手给了自己一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疼,他才明白了一个事实。

 

今后他的人生,都将会和这个恶魔如蛇般,紧紧缠绕。

 

 

 

 

“惊!史上最强战斗主教刷新下限居然徒手召唤恶魔!这究竟是人性的沦丧还是......”

 

End

啊茨崽,阿妈第一次炖肉你满意不?

茨崽:滚!

评论(20)

热度(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