魍魉叁叁~

yys半条腿出坑,目前蹲在jo圈

吊吊怎么这么可爱!!!!

【知乎体】惊!史上最强战斗主教刷新下限居然徒手召唤恶魔!这究竟是人性的沦丧还是...

提问:史上最强战斗主教刷新下限居然徒手召唤恶魔!这究竟是人性的沦丧还是...

神父吞X恶魔茨

狗子视角

CP:酒茨,荒天,夜青,阎判

接昨天的小破车

http://ni484sa23333.lofter.com/post/1d339b32_e3066db

Ready? Go!

 

**

 

2836个回答

 

@狗子

 

3352个赞

 

不知道哪个家伙@我的,难道你们不知道神职人员的时间非常宝贵吗?好吧,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发问了,我就简短地说几句。

 

国际惯例,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你们不用知道,本身我就是个打酱油的低阶神职人员。你们就叫我狗子吧。先不要吐槽这个名字,就当是我们队之间的小恶趣味吧。顺便说一句,这件事的主角就是我队友。我们队一共四个奇葩(对,算上我了,你们怕不怕?)。再顺手@队友:

@瞎子,@腰子, @奶子

 

瞎子在我们队负责文化宣传,简称洗脑。瞎子其实不瞎,只是这小子每天都把寸长的布蒙在眼上,关键是他还从来没被绊倒过。平心而论,瞎子算得上是好人,只要你忽略了他的强迫症,工作狂,一丝不苟,冰山,面瘫,三无,低情商,性冷淡等等坏毛病,他其实蛮好相处的。对了,千万不要在他睡觉时打扰他。上次我的闹钟把瞎子吵醒了,瞎子一毛笔上去差点戳爆了我的钛合金狗眼。有想看瞎子更多八卦的请关注我的文章:盲人艺术家的幸福生活。

 

腰子是我们这身材最好的,目前负责输出杀怪。比起瞎子,腰子就骚气多了。我很想问问腰子,你到底是不是魔界派来的奸细专门来捣乱的?!你杀怪只叉一下我忍了,你勾搭东方和尚我也忍了,可你他妈这是什么打扮?兜裆布围着臀屁股蛋子还露几寸...我怀疑瞎子的眼睛就是被腰子给辣瞎了。借着这个机会我有句妈卖批现在要送给腰子:下次穿基佬紫开裆裤麻烦先把腿毛给剃了。有想看腰子更多八卦的请关注我的文章:风吹裤脚腿毛凉。

 

关于我自己我就简单说一下,我是这里的群体输出(不要问为什么和腰子设定重复了,怪腰子老划水),同时也是本队的良心担当。不满你说,我是呆够这里了。每天睁开眼睛就是瞎子的絮絮叨叨,腰子的搔首弄姿。奶子你别装无辜,你上次喝假酒吐了我一床这事我还没找你算账!我待在这里的唯一动力就是和我家水獭多相处一秒。水獭是我的契约兽,长得非常符合我的审美。而且它是我忠实的倾听者,我与它日日夜夜进行思想交流,只盼着哪一天它能体会我的心情,我的理想,我的大义!有想看我的更多信息的请关注我的文章:信大义得永生。

 

最后鼓掌欢迎本次事件的主脚:奶子!奶子是我们队里战斗力最高的单体输出。来跟你们讲个八卦,我还记得那天奶子和腰子初次见面,我前脚刚去上个厕所,回头看腰子和奶子已经胸顶胸怼上了。腰子龇牙咧嘴:“看屁看啊臭矮子!”奶子不甘示弱:“Gay里Gay气,先打死再说。”说实话腰子正经起来还是很厉害的,反正几叉子下去奶子就剩点血皮了。我正打算找小桃花救个场,只见奶子冷峻一笑,反手就是一个360度旋转跳跃闭着眼的自奶。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腰子被打吐了,抱着他的姘头秃子(对就是那个东方和尚)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发誓以后见到胸大的立马绕着走。而我,我以为我看到了本队的救星。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腰子打不过奶子,不知道几天后这俩完蛋玩意哥俩好了然后联手虐我了。

 

奶子的报应很快就来了。你们知道的,上周奶子当着各位主教圣骑的面丢出一个召唤术,结果结界里钻出个恶魔。这个恶魔,其实就是奶子的契约者。这里介绍一下,每个神职人员到了一定阶段就会召唤契约者来增加实力,一般这种契约是终生的。大部分神职人员的契约者都是天使,精灵,或者龙族,不过也有例外。我的契约者是水獭,讲道理水獭超可爱的!腰子就更酷炫了,他的契约者就是东方和尚。我还记得他召唤和尚的那天,晴明大人的便秘脸。不过比惨,这里最惨的是奶子和瞎子。

 

奶子其实不是第一个召唤出恶魔的战斗主教,瞎子才是第一个。要说瞎子可怜呢,他的契约者是恶魔也就罢了,关键还是女的!关键还是女王!关键还是大美人!关键他俩还好上了!我们这有名的变态(呸)绅士崽子酷爱小姐姐,曾经去勾搭过女王,结果被女王一巴掌扇地上了。对此我只能先2333333为敬。

 

奶子好一点,至少召唤的是雄性恶魔对吧?我呸!

 

我后来才知道,奶子早就跟恶魔勾搭上了。奶子以前出任务,貌似是去索多玛地区除灵,回头跟我们说救了一个恶魔。我们问后来怎么样了,奶子说放他走了,我们也没当回事。说来也奇怪,那段时间奶子经常早出晚归的,诗也不念了酒也不喝了,一天到晚傻呵呵的笑。腰子虽然二笔,偶尔也有明白的时候。当时他就一蹦三尺高:“奶子谈恋爱了!”

 

为了调查奶子到底是不是脱单了,我们仨特地跟了他一个月。奶子也不傻,专挑小道走,要么就去人迹罕至的偏地。腰子怂,跟了几次不跟了,转头跟和尚叽叽歪歪去了。瞎子原本是要跟着的,被他家女王发现了。结果当场被女王拖走了。之后就剩我,一个人可怜巴巴的一边偷窥,一边在西街的潇潇冷风中瑟瑟发抖。我承认我一点都不羡慕奶子。

 

我还有水獭,对吧。

 

逐渐接受奶子成为现充的事实,我也懒得管了。我只以为奶子想玩玩,毕竟奶子说过只有酒和月亮才能填满他的寂寞。我没想到他一玩就是三年。

 

三年后的一天晚上,我记得是下着大雨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时候都会下雨,大概是为了烘托气氛吧。奶子喝得醉醺醺的,我废了好大力气才把他拖回去,结果没走到半路,奶子张嘴吐了我个透心凉。我想打奶子吧,又可怜他,又觉得实在打不过他,最后只能一个人欲哭无泪。

 

回去后给奶子喝了醒酒药,奶子多少清醒了点。我扯着他的领子问他:“你个王八小子到底喝了几吨酒!”

 

“我失恋了...”奶子翻个身,慢慢嘟囔着。

 

“狗屁!你小子帅成这样还会失恋?哪家姑娘这么不长眼?”

 

我只想安慰安慰奶子,结果奶子绷不住了。我回头的时候就看见奶子睁着眼睛哭。

 

据说奶子从来不哭的,除了他父母死的那一天。

 

奶子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话,大概说了什么我也记不得了。只知道他爱上了不该爱的的人,不仅仅是年龄,性别,或者伦理道德这么简单。

 

奶子七岁那年,父母死于发狂的魔物。曾经发誓过要屠尽恶魔的他却在十七岁那年,爱上了魔鬼。

 

我大概是理解奶子的心情,毕竟这种事论狗血程度比起那些个修罗场还略胜一筹。细的我也不多讲了,总之我们队其他三人也够仗义,为了奶子的身心健康主动要求外调,跟着他大大小小的地方跑遍了。奶子要躲人我们就陪他躲,奶子要砍怪我们就给他递火,奶子要喝酒我们就给他灌假酒。就是苦了女王和和尚,这俩家伙跟着我们踏过博斯普鲁斯海峡,途经黑海,到达耶路撒冷,我都心疼他俩的腿了。

 

还是忽略女王吧,她有云。

 

我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然后有一天,奶子跟我们摊牌了。

 

“我要去做个了断。”奶子说。

 

吓得腰子再一次一蹦三尺高,抱着奶子的腹肌不撒手:“奶子我错了你能不能别去送死我以后再也不跟你比身材了QAQ。”

 

瞎子很镇定,给奶子递上葫芦,并表示万一回不来了会帮他多交三年的党费。气得奶子喷了他一脸狂气。

 

我说过,我是本队的良心担当。遇到这种时刻,我充分发挥自己的价值并建议道:“实在不行就推倒吧,反正拉了灯你就当自己抱得是小姑娘。”

 

我真傻,真的。我本来只想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结果奶子当真了。

 

奶子直到凌晨才回来,带着一身的荷尔蒙。我们仨那时候连他的后事都想好了。瞎子甚至专门给他申请了烈士证书。看到奶子回来我们是高兴的,对我们高兴死了。腰子本来想来个拥抱的,立马捡起了汽油火把:“奶子不是处男了!”

 

对于奶子啪啪啪了恶魔这件事,我们是震惊的。我们绕着奶子开始了长达四十分钟的严肃声讨,诸如:“说好的了断呢?”“你怎么说话不算数?”“你小子难道还要跑?”

 

瞎子终究是近朱者赤了,他只问了一个问题:“你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

 

奶子愣了几秒,老老实实回答:“上面的。”

 

然后瞎子就笑了:“还好,不算丢人。”接着就回屋跟他的经文(还有女王)缠缠绵绵去了。

 

我问奶子:“你打算怎么办?”

 

奶子苦笑着喝了口酒:“还能怎么办?凉拌呗。”他拍拍我的肩,“辛苦你了,叫大伙准备好行李上路吧。”

 

“如果能再次见到他,我就答应和他在一起吧。”

 

我哪知道奶子立了天大的Flag。拜奶子所赐,我们又开始了四处逃难的可怜生活。这次好一点,据奶子说恶魔似乎开了窍不再跟着他了(合着之前那个恶魔跟了我们一路)。我既开心,又为奶子感到遗憾。老哥我真的只是给个建议,我真的没想到事情最后又绕了一圈!有句话怎么说,剪不断理还乱。

 

我以为恶魔不跟着奶子了一切也都解决了。直到上星期,奶子跟我们说,他要升职了。这家伙年龄最小,目前只是低阶神甫,再高一层就是战斗主教。而他的加冕礼就从召唤契约者开始。我挺担心的,就奶子的人品,他要能召唤出正常的东西就算我输。毕竟我们队没人召唤出正常生物,再算上他就彻底全军覆没了。私下里腰子和瞎子打赌,奶子的召唤者多半是酒葫芦。

 

可酒葫芦也比恶魔好啊!当奶子整出个恶魔,我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我看到了晴明的脸又黑了一层,我看到了源博雅抽出了弓箭,我看到八百比丘尼“唰”的拿起了相机。

 

吓得我当场扇子都拿不住了!

 

那个恶魔倒是出乎意料的好看,毕竟在我们的认知中恶魔应该是丑陋的存在,向他这样的姑且算我见过的所有恶魔中颜值排第二的了(第一是女王,我怕瞎子揍我)。总而言之怎么形容呢,腰细腿长屁股翘,除了断了只胳膊其他都很perfect。知道有人好奇,我再次附上照片。

 

我是图片JPG.

 

那个恶魔,为了方便称呼,就叫他鬼子吧。鬼子好像有点怕酒吞,只是傻兮兮笑着也不上前,憋了好久最终只说出两个字:“挚友...”

 

奶子的表情就很微妙了。震惊,狂喜,然后气愤,这几种情绪在他的脸上几乎是飞速转换。不过终究是奶子主动,他一把拉过鬼子,一板一眼道:“汝可是吾的命定之人?”

 

鬼子:“啊?”

 

奶子:“你别管,直接回答‘是’。”

 

鬼子:“哦。挚友啊,可是为什么我在这里?”

 

奶子一板一眼回答:“本大爷怎么知道?对了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鬼子:“???”

 

鬼子:“好的挚友。”

 

奶子大喜,抱住鬼子就开始狂甩嘴唇。我说这俩混球真是一点都不注意形象呢?你们难道看不见晴明撸着袖子就要上去了么?对了晴明你也省省吧,你是个辅助。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自此奶子打开了心结,明白了“真爱就是一切的挡箭牌”这个硬道理,同鬼子一起叽叽歪歪不分离了。

 

教团有明文规定,只要是被召唤的契约者无论身份是什么都会被接受,鬼子就这样进入了我们这个大家庭。我们还没来得及对奶子道喜,马上后悔到肠子都青了。团里那群造孽的小姑娘好不容易见到小鲜肉,顿时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凑上去再说。我分明见到了连咕咕鸡那种只对小孩子感兴趣的女人见到鬼子也笑得分外温柔!谁叫鬼子脸长得很争气,笑起来两个酒窝,虽然是恶魔(还跟奶子滚过床单)然而浑身上下散发着治愈的气息。三天不到,那群小姑娘就对鬼子一口一个“小天使”了。

 

小天使?我呸!鬼子的身份是恶魔啊岂可修!

 

奶子也很气,明明是他先,救了鬼子也很推了鬼子也好,怎么被一堆小姑娘给捷足先登了?鬼子这家伙特别天真,他似乎根本看不见奶子那要把他拆吃入腹的目光,依旧笑眯眯地跟小姑娘们打招呼,连腰子都开始心疼奶子了。

 

腰子说:“是男人就干!”

 

我不知道奶子究竟做了什么,我只知道自奶子进了鬼子房间已经整整两天了。据腰子说他和奶子进行了促膝长谈,奶子从迷茫到茅塞顿开到兴致勃勃,最后狠狠拍了腰子一巴掌道:“你他娘的怎么不早说?”然后奶子飞奔而去,留下腰子一个人风中凌乱。最后见到奶子的腰子说,奶子似乎是买了一堆不可言说的微妙玩意,抱着这堆玩意一脚踹开了鬼子房间的大门。

 

想了一下奶子的尺寸,我最后决定心疼鬼子,为此我准备了一堆伤药来安慰他。我现在特别想打奶子,这个禽兽根本对我造成了两百点伤害!吊大了不起啊!体力好了不起啊!能自奶了不起啊!你是痛苦了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旷了两天班留了一堆任务没做?你知不知道为了让你有更多时间艹鬼子,腰子牺牲了自己泡和尚的时间来帮你填报告?你知不知道住你隔壁的瞎子这两天被你折腾的恨不得变聋子了!最可怜的是老子!老子现在拿着你下周的任务表站在你门口根本不知道能不能进去!讲道理你两天了!两天!你他妈该啪爽了吧!

 

对了差点忘了正事。我现在在奶子门口,毕竟下周的任务表今天是一定要交给他了。各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看客帮我出个主意,这门我到底是进不进去?

 

蓝瘦,香菇,我觉得我失去了人生的信仰。我觉得今天我要再把我的大义反复看两遍。现在好想我家水獭。还是水獭可爱,怎么其他人就这么不懂事呢?

 

最后一句话送给奶子:祝你早泄。

 

 

 

 

热门评论:

@奶子:你进来吧,我们完事了。

 

@奶子:还有你再别找你的大义了,被本大爷撕了。

 

@奶子:最后祝你,身体健康  :-D。

 

@瞎子:我们正经人不说假话,今晚就弄死你   :-D。

 

@腰子:卧槽本大爷早就把腿毛剃干净了啊啊啊啊!说吧狗子,清蒸红烧油炸选一个包你满意   :-D。

 

@女王:呵呵,为狗子点蜡  :-D。

 

@和尚:为狗子点蜡+1  :-D。

 

@桃花灼灼:??狗子你快回来啊啊啊啊啊!你加水獭化成人形啦!

 

@狗子:卧槽?!求助,我家水獭想日我,急在线等@#¥%……&*

 

 

 

End.

评论(31)

热度(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