魍魉叁叁~

yys半条腿出坑,目前蹲在jo圈

吊吊怎么这么可爱!!!!

一个画风清奇的架空向脑洞,将军吞X皇子茨神马的不是挺萌的么╮(╯_╰)╭

如果哪天吞哥和茨崽地位颠倒了系不系挺有意思的?虽然一脸不耐烦却因为是自家主子不得不忍受顺带养出感情的大将军和跟在大将军背后瞎叨叨的小皇子.....啊不行,好想搞事2333333333

这个梗有人想看吗?有想看的我争取下周整出来遛一遛

附上瞎写的一小段试阅

**

出云帝国三百四十二年,桓武天皇册立藤原乙牟漏为后,次年帝后孕。然皇子窝于母体已过六甲而未出世,又正值天降干涸,百姓困苦,民不聊生。一时间妖风四起,言道帝后将产“妖童”,预兆帝国气数已尽。各属地蠢蠢欲动,四方诸侯招兵买马,无不意欲群雄逐鹿。此间战火绵绵,延烧百万里。

 

帝国历三百五十九年,天皇立忠臣之嗣为将,此次派兵意图平定战乱。那少年将军好不威风,横持戈矛,策马腾跃,孤身一人杀入敌营,直取敌方统领首级。天皇大喜,设宴接风,赐诸侯之位。百姓茶余饭后闲谈,忆其铮铮铁骨,不免要尊称一声“鬼王”。

彼时的鬼王血气方刚,身着古铜战甲,猩红的长发高高挽起,虽外表不过弱冠之年然稚气锐减,倒是威风的很。

 

出云军设营在丹波边境。丹波可算不得什么好地方,东抵爱宕西邻伊吹,乱臣贼子对其虎视眈眈,都想分一杯羹。此次出征虽说是叫那群虎狼之辈消停了点,然而几番切磋鬼王也带了不少的伤。

 

日落时分,军中探子传来密报,单膝跪地,手中拖着信笺瑟瑟发抖:“殿下,今日有一人特来求见,现正候在营外,恳请殿下宣见。”

 

帷幕之后,鬼王似是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候在一旁的随侍会意,转身对着那探子道:“我家老爷今日身体抱恙,便叫那位客人多等一日,待我家主人有所好转再来拜访。”

 

那探子依旧跪在地上,却是怎么也不肯动了。“殿下!此人身份特殊,不是卑职不拦他,实在是拦不得啊...”

 

“倒是稀奇。”鬼王斜倚在坐上,指尖磨砂着雕黄梨木的扶手,心中有了计较。

 ...........................................

头顶锅盖迅速逃跑ing...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