魍魉叁叁~

yys半条腿出坑,目前蹲在jo圈

吊吊怎么这么可爱!!!!

【酒茨】社会你茨哥,人傻话特多

喜闻乐见全职梗
CP: 酒茨,荒天

私设: 


吞哥-牧师 ID:独孤求弯
茨木-拳法家 ID:慈母筒子
大天狗-术士 ID:掉毛势力
荒川-魔剑士 ID:水产大亨
小鹿男-召唤师 ID:高速公鹿
 
OOC警告!

这章cp不明显,下章开始进入正题
 
Ready? Go!



1.     
大天狗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
 
夏日的阳光透过窗纱洒在少年的侧脸上,微卷的睫毛下投射出一层淡淡的投影。顶上的风扇嗡嗡作响,那脸颊边的汗水被风吹干,留下湿湿的痕迹。
 
“好热…”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热,连体内都蒸腾出纠缠的烦躁。
 
上铺的荒川单手支着脑袋,轻佻地吹了声口哨。隔壁的夜叉发出“嘎嘎”怪笑。“从醒来到吃午饭,一共保持这个姿势四小时五十七分零九秒。恭喜恭喜。”他顺手丢给荒川一卷卫生纸:”兄弟你要完(弯)啦?”
 
“去你的!”荒川一巴掌扇飞卫生纸:“狗子在那坐多久了?”
 
“谁知道,看这架势估计在荣耀里碰上对手了。”
 
荣耀是一款最近爆火的网游,被宅男们称为“荣耀女神”,以超强的游戏性著名,成功霸榜多年,尤其在大学生圈里受欢迎.
 
荒川惊了:“我记得狗子技术还可以啊?少说手速也过了140,会叫‘666666’的小弟也不少。这水平也会被虐?”
 
“那也要看跟谁比。慈母知道不?”
 
“啊?…手中线?”
 
“去你的,本大爷说的是慈母筒子。对,就那个弯男的吹,一天到晚瞎比比的那个拳法家。虽然那小子是个脑残不过技术真可以。”
 
慈母筒子这人荒川还是有印象的。此人首先技术不错,又生的俊俏,据说线下面基被妹子们评为“颇有几分姿色。”然而这位大兄弟能火遍大江南北主要还是因为其锲而不舍一而再再而三的精神,简单来说就是“臭不要脸。”
 
“就那个追着“独孤求弯”十几里,张嘴‘我挚友’闭嘴‘你懂不懂’的死基佬?”荒川懂了,顺便投给大天狗一个同情的眼神。
 
“总不能让他就在这干坐着吧。待本王下榻劝他几句。”
 
“狗子啊…”荒川故意拖长声音:“胜败乃兵家常事,你就认命吧。”
 
“啪”的一声打飞搭在肩上的咸鱼鳍,大天狗回过头,一双因熬夜而通红的眼睛不怒自威,带着与生俱来的气质。却见他嘴唇微起,发出气势逼人的五个字母。
 
“松手!掉线了!”
 
 
2.

“这傻圝逼跟别人肛了个通宵?”酒吞惊了,“茨木的技术我知道,虽说不到职业级别的,干死一波菜鸟也算轻而易举吧。”
 
“那也得看跟谁比。”对床的荒担当起了科普角色:“掉毛“菊苣”知道不?”
 
“……这谁啊好恶心还‘diǎo毛’…”
 
“我说的是掉毛!对,就那个吊毛势力,黑晴明的脑残粉,一天到晚胡咧咧什么大义的术士。虽然那小子是个智障不过技术真可以。”
 
掉毛势力这人酒吞还是有印象的。此人首先技术不错,又长的端正,据说线下面基被妹子们评为“颇有几分美貌。”然而这位大兄弟能火遍大江南北主要还是因为其勇往直前一而再再而三的精神,简单来说就是“脸皮够厚。”
 
“就那个追着黑晴明十几里张嘴‘黑晴明大人’闭嘴‘你懂不懂’的死迷弟?”酒吞懂了,顺便投给茨木一个同情的眼神。“小智障是遇到对手了。”
 
一旁围观的小鹿男乐了:“可不是嘛,痴圝汉怼迷弟,都是自家人。” 
 
“总不能让他就在这干坐着吧。待本大爷下榻劝他几句。”
 
酒吞戳了一下茨木的脊背:“茨木你打够了吧,起来陪本大爷喝酒。”
 
听到“喝酒”两字茨木浑身一激灵,然而通宵熬夜的身体支撑不住,抬腿想站起来就被电脑线跘了个马趴,顺便摔倒酒吞怀里,一手好巧不巧搭在那人的奶圝子上。荒一个鲤鱼打挺腾空而起,眼疾手快地捂住小鹿男的脸并表示看基佬长鸡眼。
 
“挚友…”茨木很委屈,“身为挚友的得力助手居然花了一晚上才干掉那个‘diǎo毛’…吾实在没脸同挚友喝酒了…”
 
顷刻间,酒吞的喉咙里翻涌出三句话。
1.    从老子身上下去还有别他妈乱摸!
2.    傻圝逼那个字是掉不是diǎo!
3.    待本大爷回头帮你干翻那个掉(三声)毛!


3.
看出酒吞小心思的荒对此表示:
1.    对啊可是你为什么笑得如此灿烂。
2.    那是我告诉你的。
3.    兄弟,你是奶。


 
4.
为了安抚大天狗被荒川一鱼鳍打掉线的悲愤之情,荒川觉得要做点什么,于是趁着大天狗休息的时候溜到了网吧,并招呼上了室友夜叉。
 
“solo还是直接开骂?”夜叉跃跃欲试,“本大爷满肚子的垃圾话可他娘的有用武之地了!”
 
叼着冰棍的荒川吸溜着冰凉的液体,顺便揽过桌子上成打厚的学习资料。“叉子啊,你有更重要的使命。来,先帮本王把作业给写了。”
 
夜叉悲愤的比了两个中指,并表示荒川不要脸,奴役室友写作业,讲到忘情之处甚至拍着桌子给自己打节拍。
 
“要不要脸你说说,心不心脏咱比比,转移话题你最快,活该咸鱼是弯男…”
 
惊的网管妖狐一嘚瑟:“这孩子骂人还骂出节奏感了!”
 
荒川乐了:“怎么跟你爸爸说话的?”
 
夜叉惊了:“他姥姥的你丫还蹬鼻子上脸了。今个不分个高下你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说罢就要撸袖子。
 
“行。”荒川起身:“自由搏击散打柔术还是空手道?你选一个本王陪你。”
 
“啊!”夜叉怂了:“大佬我就想掰个腕子。”


  
5. 
加了慈母筒子好友后荒川表示要先狠狠喷上几句,据网上人讲慈母筒子此人所有的语言技能都点在吹独孤求弯上了,论嘴炮那是刚幼儿园毕业的水平,三圝句圝话离不开,“打爆你们”“有种单挑”和“去你丫的”
 
“听说你打了我的人?”荒川盯着屏幕连连冷笑:“也不问问你爷爷水产大亨。掉毛,我罩的。”捂着手脖子的夜叉歪歪扭扭地比了个拇指:“气势到位!我给满分。”
 
挑衅发出去没多久就收到了回复,两人相视一笑:“手速挺快”,同时点开对话框。
 
慈母筒子:


夜叉目瞪口呆,指着屏幕一阵哆嗦,荒川更是嘴一松,冰棍“啪嗒”砸在了电脑桌上。路过的网管妖狐一脸嫌弃:“同志!我刚擦的桌子!”
 
呆若木鸡的两人突然愤怒掀桌:“母的?!”
 
传言慈母筒子暗恋十区第一霸王奶独孤求弯,众人只当他是个基佬,却总有清流发出质疑:“也许人家是妹子呢。”不过此种言论很快就被淹没在一阵23333里,毕竟萌妹戴着拳套揍扁一堆大佬这种事只存在在二次元里。那犀利的操作要能是妹子打出来的荒川表示他能大粪捏了翻倍吃。然而现在,盯着可爱的表情包,咸鱼的内心发出丝丝动摇。


荒川:“停手!是妹子!”
 
夜叉:“证据呢?”
 
荒川:“你瞧瞧这表情包,啊,有汉子会用表情包吗?”
 
夜叉:“好像很有道理…桥豆麻袋!也就是说狗子和妹子打网游打了通宵?”
 
荒川:“!”
 

 
6.
与此同时,显示器的另一端,小鹿男捂着脑袋摔得东倒西歪,大眼睛里蓄起了两泡泪。
 
“输在起跑线上了!”酒吞捶胸顿足。
 
“别拍胸了,再拍就瘪了。”荒仰天长叹。
 
“小鹿啊,”酒吞笑眯眯地把爪子搭在小鹿男肩上,一口银白的好牙咯吱咯吱作响:“你-为-什么-要-发-表-情-包?!”小鹿男一嘚瑟,就地抱头一蹲,躺地卧倒。“吞哥我错了别打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要说霉运来了,那是拦都拦不住。正所谓一切都是猿粪,酒吞原本打算关闭游戏的手指终究犯了毛病,鬼使神差的就点在了确定好友上。对话框里血淋淋的挑衅看得酒吞是一阵狂气侧漏。
 
掉毛是你罩的?慈母还是本大爷罩的呢!
 
酒吞:“哥几个快起来,有新情况。对了小点声,别把茨木吵醒了。”
 
于是三人决定给最先抢到键盘的小鹿男一个机会,让他先会会挑衅者。“气势要足!”酒吞说:“得先把人吓怕。” “态度要凶!”荒说:“不能让他觉得我们是软柿子,好捏。”
 
小鹿男心领神会,顺手就发了个表情。
 
小鹿男:“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真的是键盘先动手的。”
 
荒痛心疾首:“算了我来。”抄起键盘就是360度疯狂盲打。
 
“哥们手速可以啊!”酒吞十分捧场的鼓掌,“少说有120了吧,不过没见你练过啊?”
 
荒非常淡定地抬手,小鹿男福至心灵,连忙接了杯水:“大佬喝茶。”
 
“也没什么。”荒睿智地撇了一眼酒吞,嘴角勾起一抹傲然的微笑:“跟明星圈里的黑子对喷不知不觉就这样了。”
 
酒吞:“敢问你饭的是哪位大佬?”
 
荒:“蔡依林。”
 
酒吞一直觉得荒这家伙不显山不显水,沉着冷静端庄高贵,天生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然而未曾想终究是低估了他,人家根本不care什么“gou利国家生死以”,人家有更宏伟的志向。仿佛有了预感,酒吞探头看了一眼对话框,一口狂气没憋住,炸了。
 
慈母筒子:哪来的咸鱼在这咕咕day,信不信老子一口吸死你惹!要不要给你鼓鼓掌说声靴靴?本淋迷一拳把你锤到日不落真是羡煞旁人!
 
酒吞:“老铁…麻烦说个人话…”
 
荒:“是不是应该换个含蓄点的调调?”闷头接着打字。
 
慈母筒子:吼吼吼,你呀,我跟你讲,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来教育你,你民不民白?将来出事了是要负泽任的。
 
“我觉得至少现在我们可以确定一件事…”沉默片刻,酒吞说。
 
小鹿男握住了荒的手:“你也上B站对不对?咱们仨互粉吧。”
 
 
7.
“这该怎么回复?”荒川单手敲着桌子,盯着屏幕里的表情包很是抑郁,“汉子咱可以直接喷,妹子要不就客气点?”
 
想了想,夜叉自告奋勇:“大佬我来!”旋即在对话框里敲下一行字。
 
荒川:“你写的什么?”
 
夜叉:“花姑娘,约不?”
 
荒川:“再给你一个机会…”
 
夜叉:“别!大佬我错了!其实我写的是‘妹子刚才态度不好多多包涵。’ 不信你看。”
 
正说着,对话框又抖了两下,只见那慈母筒子又回复了两条。
 
慈母筒子:哪来的咸鱼在这咕咕day,信不信老子一口吸死你惹!要不要给你鼓鼓掌说声靴靴?本淋迷一拳把你锤到日不落真是羡煞旁人!
 
慈母筒子:吼吼吼,你呀,我跟你讲,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来教育你,你民不民白?将来出事了是要负泽*任的。
 
“擦!又膜*又淋?”荒川大惊失色:“稀有物种啊!”随机回过神来:”不对!不是妹子!”
 
夜叉拍案而起:“大佬我明白!这系要先发表情包使我们掉以轻心,再发骚话给我们精神污染!此举一石二鸟果然高明!果然阴险!”


荒川:“幸好刚才的话没来得及发出去…”
 
接着两人开始了长达20秒的声讨,诸如“慈母筒子心机diǎo”,“硬肛不过耍花招”之类的云云。说道动情之处夜叉更是激愤不已,表示还没哪个骚鸡赶在他面前秀淋语的。
 
“看我怼死他!”夜叉摩拳擦掌,发誓要报一箭之仇。正准备满肚子垃圾话呢,对面又发来了消息。
 
慈母筒子:好了不多说了,是男人就直接砍。房间号1934,爱来不来。
 
夜叉戳了一下荒川:“问你呢,肛不肛?”
 
荒川:“肛。”
 
 
8.

酒吞:“算了直接打。你说你们,丢不丢人?啊?丢不丢人?”
 
 
9.
荒川屁颠屁颠地进入房间,没想到压根没见到慈母筒子,从角落里钻出个牧师。
 
“是独孤求弯!”两人对视,瞬间心领神会:“打了小弟来了老大。”
 
独孤求弯何许人?和莹草爹爹齐名的暴力奶,堪称奶妈界哼哈二将,两大毒瘤。队友们对此人是又爱又恨,毕竟独孤求弯技术好,一手操作奶的是又多又及时,更别提自己开发的银武鬼葫芦加了格斗技能,从此能打能奶,孤身一人创立公会大江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掀起了一阵十区的血雨腥风。
 
只可惜此人也不是随便的奶,总组队前总要跟人约法三章:长的丑的不奶,脑子笨的不奶,不吹他的不奶。这就比较骚气了。
 
独孤求弯:还愣着干什么?开打!
 
水产大亨:见过护短的没见过这么护短的。慈母筒子是你姘头啊?
 
独孤求弯:怎么跟你爸爸说话的?
 
水产大亨:信不信本王打的你满地找牙?
 
独孤求弯:就你个咸鱼也想跟本王斗?
 
一旁的小鹿男看得心惊肉跳:“吞哥算了算了!水产大亨好说也算十区一霸,他的职业…又有点克你…这万一输了怎么办?”


酒吞眉头紧皱,发现自己并没有眉毛:“本大爷的小弟都被挑衅成这样了你难道让我忍着?”
 
暗骂一句“死gаy不就是熏疼茨木么”,荒睿智地抽出塔罗牌:“人算不如天算,要不我来占卜一下?”
 
“荒哥…你的占卜十有八九都是错的…”小鹿男说完这句话就窜到了墙角:“荒哥我错了我不该瞎说什么大实话呜呜呜呜…”
 
荒若有所思地望天,随后从怀里又掏出一副八卦阵:“也对,洋人的东西嘛自然是不准的。那要不我来算上一卦?一一得一二二得四…嗯,吞哥这次会赢。”
 
“谢你吉言。”酒吞冷峻一笑:“看本大爷油炸了这个咸鱼!”
 
而网吧套房里,荒川接到了来自大天狗的电话。
 
大天狗:你去哪了。
 
荒川:本王帮你报仇去了。
 
大天狗:慈母筒子?
 
荒川:他没来,他挚友窜出来了。
 
大天狗:…回来帮我取一下政治作业。
 
大天狗:午饭也麻烦你了。
 
大天狗:夜叉在不在你边上?告诉他这周检查风纪,把裤子提好了。
 
大天狗:还有,不许输了。
 
 
10.
事情的发展终于成了一边倒,或者说,顺理成章的,今天的荒依然没有打破自己如影随形的诅咒。
 
荒何许人也,学院第一乌鸦嘴堪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算卦翻车乃兵家常事。荒又不死心,屡败屡算,一时间“等荒算对了我们就结婚”取代“好人卡”成为大学里最受欢迎的既不失风度又不失风趣的分手套路。
 
看着显示屏里独孤求弯被水产大亨捅个透心凉,荒再一次摊开了他的笔记本,本子里画着密密麻麻的正字。“又错了么?果然应该再算一遍。”
 
小鹿男几乎要被吓哭了,半个身子埋在墙缝里,半个屁圝股蛋子露在外面瑟瑟发抖。“...吞哥我跟你说了…魔剑士克牧师…”
 
“不,这不是重点。”荒不徐不疾地解释:“魔剑爆发高,对付吞哥这种慢节奏边打边奶的类型非常有优势blablabalablabla…”
 
屏幕里的水产大亨还在嘚瑟个不停,发了一连串的“辣鸡”表情包。酒吞阴着脸,突然拉过躲在角落的小鹿男。
 
小鹿男:“excuse me?”
 
酒吞:你是不是也有荣耀账号?
 
小鹿男:有啊,是召唤师…
 
酒吞大喜:那好,来帮本大爷报仇!
 
小鹿男的眼泪喷涌而出:吞哥我只会召唤蝴蝶画圈圈啊啊啊!
 
而荒川那边又是一副盛大的景象。
 
水产大亨:去你的独孤求弯,想跟本王斗先修炼个几十年吧!
 
独孤求弯:你等着,本大爷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找帮手了?”荒川和夜叉沉着对视,却见房间里又进来了一个陌生的游戏角色,探头探脑的可怜巴巴,大眼睛,白头发,瓜子脸,整个后半身接着鹿屁圝股。
 
愣了几秒,荒川表示不屑:“怎么,又来个召唤师?咱能不能来点有输出的?”
 
高速公鹿:“其实我挺能输的…”
 
“可别大意,这种看起来软弱的角色往往都是切开黑。”夜叉指了指屏幕:“你看看,半人半鹿,肯定不是正常玩意,搞不好那四个蹄子间夹着大炮呢。”
 
“行家啊!”荒川赞叹道:“博学多才,从哪知道的?”
 
“魔法少女小圆。”
 
“………”
 
懒得再理bb二次元的夜叉,荒川正襟危坐,右手谨慎地握住鼠标,水产大亨试探性地发出攻击。
 
吓得高速公鹿一个四蹄劈叉。


高速公鹿:GOOD GAME。


**************************************************************************

TBC



PS:最近圈里不太平,跪求大大们多产粮净化首页啊
 
PPS:这丢人玩意实在没眼看,溜了溜了。





评论(25)

热度(277)